Service telephone 服务电话 more+
  • 网站负责人:17787432302 微信:2368108853
  • 本站:09452000446 / +86 15308830553
  • 联合打拐办公室:09264021353/15758622217
  • 领导委员会 待添加
  • Fire brigade 消防队:6895119
  • police office 警察局:待添加
Kokang Public 果敢大众报 more+

我所知道的白所成和彭家声

点击数:1084作者:来于投稿2019-06-27 15:18:20

我所知道的白所成和彭家

我在缅甸果敢的时间并不长,从07年5月到08年的11月,刚好一年半。那时候因为我写了一篇《坚韧果敢》的文章而被彭德仁副司令看中留在了特区政府大院,从而有幸与包括白所成和彭家声等当时果敢特区多数领导或多或少都有过接触。后来我被迫离开果敢南下泰国转而来美再而加入美籍,转眼十多年过去,其间果敢历经战祸伤痕累累,而今白所成耕耘老街彭家声移居勐拉,彭善于高举民族大旗因而多获外界褒扬,做为曾经的见证者,我觉得我有必要将当年我所知道的白所成和彭家声,原原本本地述说出来,虽然这仅仅只代表我的个人看法,但我相信这对果敢这一特殊时期的历史记录,会有一个客观的佐证加注。

彭家声是老资格的果敢部族领袖,1989年其率众退出缅共与缅军政府达成和解并由此声名鹊起;然而好景不长,三年后彭就被部属杨茂良赶走,虽然95年彭又乘果敢兵力空虚之际从勐拉领兵重回果敢主政,但果敢从此失去了半壁江山且被缅政府军嵌入腹地,果敢实际上已经是缅政府军的囊中之物了。对于这段历史本人知道的非常有限,所以也不便评述,只是有时候我会想,彭家声他自己会不会对这段往事有所反思?如果有,那又会是怎样的自我警醒呢。

我在泰国的时候认识一位缅甸女孩是滚弄南湖的,是张德文副司令的族亲,她告诉我一件往事,她说她在老街魏家的娱乐公司当牌手,彭家声来公司看到她就起了心,让经理过来叫她过去陪彭“玩玩”,经理让她赶紧回家后就回复彭说那女孩下班回家了,彭勃然大怒让经理叫齐全部当班女孩过来排队,确实没有看见她在其中才作罢。 虽说自古英雄爱美人,领导人的私德只要不离谱,多数人都会漠视而过的,但太过份的话,难免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失望。杨副主任和我聊过彭的一件“趣事”:他老人家跟一个十几岁的牌手玩大了肚子,然后是大顺花了十万块钱了结此事。尽管平日里我看见彭吃的都是朴实的家常饭菜,他躺在床上也可以和我们谈工作,但从此我心里对这位领袖再无任何敬意。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83岁的彭在勐拉又添丁进口喜得贵子了。 08年秋,缅政府军谋划将各民族地方自治武装改编为国家边防部队并将果敢列为首批改编对象,彭家声误判缅军政府决意推行民地武改编的强势力度,不仅没有一边积极谈判一边整军备战,反而借势加大对特区其他领导进行削权,本人做为当时多次会议的文字记录者,如实记录了会议内容。

彭的最大败笔,是2009年8月27日上午,彭将17名被其扣押的缅甸国家警察关进杨龙寨口岸的一处民房全部用手榴弹炸死,据说其中还包括了一名家有幼婴的年轻女翻译,此举彻底激怒了缅军高层,并为缅军将此次冲突全面提升为大规模军事进攻提供了口实。而在此前,在中国外事部门和缅甸佤邦的积极努力下,虽有小规模军事冲突,但事态总体还处在武装对峙层面,多方协商基本达成了彭家安全撤出果敢、果敢由其他特区领导人接管的和平解决方案。彭如果就此承认失利转居他处徐图再起,仍不失为明智之举,但彭进退失序乃至于完全不顾果敢百姓的身家性命,也完全不考虑同盟军全体干战的生死安危,在蓄意炸死17名缅甸国家警察后,当天下午被挤压在中缅边境一线的同盟军主力部队已经没有任何战略回旋余地,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缅军一战即溃全部缴械撤进中国境内。这个结果应该是彭早已料到的,也应该是彭已经完全不屑于再去考虑的问题,因为这个时候的彭家所有人都已经安全地离开果敢了。(待续)

Copyright 版权所有 Kokang Self-Administered Zone 果敢自治区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权利
PC电脑版 | MOB手机版